快捷搜索:  xxx  as  xxx aND 8=3  xxx ORDER BY 1#  xxx) and 1=2 (  xxx`([{^~

他在对方更加难以置信的表情之中一个十分娴熟

 顾峥随意的捡起山上的一块石头之后,系统的科技树滴滴答答的提醒都是98%的金或者是银
 
    看着一个又一个金银单位的填满,顾峥的内心毫无波澜
 
    顾峥第一次感受到了是金钱为粪土的感觉,却被他偶然间蹲起有站起来的那回眸一望,看到了那山石之间的那一抹红色的身影之后,就立马破了功
 
    若是他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匹马?
 
    身体比脑子反应快的顾峥,瞬间就为自己加持了一个迅驰的属性,竟然在这金银山之中,与这道红色的身影一前一后的追逐了起来
 
    让刚刚缓过劲来,还在吃着今日的第一顿饭的族人们,都惊的忘记了将食物往嘴巴中填了
 
    还是族长最先反应过来,他下意识的就看向了狰七兄弟的方向,有些急切的命令道:“让部族的勇士们,赶紧追啊!”
 
    但是狰七人们却是没有半分受到重托的欣喜,他们反倒是望着一骑绝尘远去的顾峥的方向,发出了无奈投降的声音
 
    “我”
 
    “们”
 
    “倒”
 
    “是”
 
    “能”
 
    “追”
 
    “得上啊!”
 
    顾峥跑的太快了,和那道红色的影子就如同风一般的在这金银山脉之中纵情的驰骋着
 
    有狰氏的族人,要讲与猛兽争斗,那是从来没有输给旁的部族的
 
    但是若讲跑的快,他们还真不是那些善奔的部族们的对手
 
    所以,这一个两个的族人,只能带着迷茫艳羡之色,看着他们的祭司大人大显神通
 
    与那个不明物体,努力的较着劲呢
 
    至于形只影单的顾峥,随着他越来越接近这漂亮的红尾巴的马匹的时候,他才耸然间发现,这压根就不是他曾经能够很轻易的就驾驭的……现实世界之中的任何一种马种
 
    因为现在这两个已经并排奔跑的生灵,已经彼此的观察到了对方的面貌
 
    顾峥能够明明白白的看清楚,这个十分像是马匹的生灵的眼中,在看到了顾峥的本体之后所流露出来蔑视
 
    这是拥有着怎样的灵性的生物啊,就像是它的本体一般,美的让人目眩神迷
 
    它拥有着最高大完美的属于马匹的身躯,却是从它的脖颈开始就变了颜色
 
    纯白色的毛发,在蔓延到了躯干的时候却突兀的转变了画风,变成了如同森林之王一般的棕黄色配着黑色条纹的皮毛
 
    就像是最为俊美的猛虎皮,被披在了最精干的马身之上
 
    若这还能用基因突变来解释的话,那直至到马屁股,突兀的出现的赤红色,仿佛在燃烧着的火焰的马尾巴,就没办法用人类惯用的科学来解释了
 
    就算是现在的顾峥距离这生物足有两三米的间隔,但是从马尾的末梢所散发出来的灼热之感,也让他额头的汗跟着冒了出来
 
    “鹿蜀”
 
    金银山的异兽,虽然归不到瑞兽的级别,但也绝对不是对人类有恶感的凶兽
 
    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尝试着收服对方呢?
 
    想到这里的顾峥,还真就不怕死的将手朝着鹿蜀的方向伸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身侧的那个俊美的小子,将自己漆黑的马眼睛,瞬间就给瞪得溜圆了
 
    仿佛在对他说: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
 
    自然地,顾峥就笑了
 
    为对方这懵懂的如同孩童的天真而笑
 
    他顾峥追它还能为了啥?
 
    当然是骑你啊!
 
    想到这里的顾峥就真的这么做了
 
    他在对方更加难以置信的表情之中,一个十分娴熟的翻身,就骑在了这鹿蜀的背上,抓着它雪白赛雪的鬃毛,就开始往部族停驻的方向开始拉
 
    大吃一惊的鹿蜀,在短暂的失神之后,陷入到了暴怒的状态之中
 
    天地精灵一般的它,有着神赐的速度,就连旁边山头上最为凶猛的鸟兽,在它的飞奔之中都会败下阵来
 
    但是现在,一个弱小的掉毛的两脚兽,竟然企图骑在自己的身上?
 
    不!自己如同风一般的自己,怎么能让两脚兽骑乘?
 
    本能的抗拒,让鹿蜀奋力的上下撩起了蹶子!
 
    随着它如同跳舞一般的上踢下踹,骑在马背上的顾峥就像是去参加了一场骑野牛的最疯狂的比赛一般的,癫狂了起来
 
    此时的他只能死死的匍匐在鹿蜀的背上,用劲自己最大的力气,拽住对方的鬃毛,环绕住鹿蜀的脖颈,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功亏于溃的……从其身上被甩了出去
 
    而这一僵持就是足足的半刻钟的时间,此时的鹿蜀早已经气喘吁吁,口角泛起了白沫了,但是那个该死的两脚兽,却依然是死命的扒在它的后背,一点下来的迹象都不曾有过
 
    行!你厉害是吧,那就尝尝我这一招!
 
    愤怒的鹿蜀眼珠子咕噜噜的一转,就在下一刻里立马改变了折腾的策略,用自己这辈子最快最极限的速度,开始朝着金银山的山坡下冲了过去
 
    一时间,快得就如同一阵风,掀起了无数飞沙走石,略过了多道惊鸿一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